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758|回复: 0

亳州药都农商行疑违规放贷 涉当地一官员“套路贷” [复制链接]

Rank: 1

最后登录
2021-3-5
在线时间
3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24
精华
0
主题
37
帖子
37

个人文集  个人精华

发表于 2021-2-6 08:34:17 |显示全部楼层
  亳州药都农商银行一度被中止审查,后中止状态已恢复。除上述存在疑问贷款所衍生出对于银行信贷业务的担忧外,实际上伴随2019年业绩下滑影响,亳州药都农商银行IPO之路也仍存在变数。

  

  2月3日,蒋义海收到了其此前等待的安徽省亳州市银保监分局的受理通知书。

  在两个礼拜前,他将举报信送至亳州市银保监局。在举报信中,他认为安徽省亳州市药都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药都农商行)违规放贷,对其银行放贷的行为没有尽到监管责任。

  蒋义海向记者提供一份名为张峰的出借人的银行资金流水,并提出其诸多疑问。蒋义海表示,当初该份流水由张峰作为证据提交给法院。据了解,张峰为亳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公职人员。

  2月2日,记者联系亳州市银保监局副局长吴迪,其短信回复记者称,已接到相关投诉,目前已经受理,正在走流程。

  同一日,记者联系了药都农商行并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其回复。另外,记者拨打亳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局所记录的张峰的办公电话,办公人员告知记者,张峰已被调离,但未言明其调往何处。记者多次拨打张峰手机,但电话无人接听。

  据了解,亳州药都农商行于2012年完成农商行组建,2014年启动主板上市计划,已于2018年3月向上交所递交招股书,此前,曾受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被调查影响,亳州药都农商行IPO一度被中止审查。据证监会信息显示,药都农商行IPO目前正在排队过程中,审核状态为预披露更新。

  700多万贷款的质疑

  蒋义海是安徽省亳州市绿采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多年来一直在亳州经营中药材生意。

  2018年,蒋义海收到了亳州市谯城区人民法院的传票,称其因欠款被起诉。蒋义海提供的11张借条显示,出借人均为李长征,借款人为王芳,借条上除有王芳签字外,还盖有绿采公司的印章,月息为2%。

  蒋义海在庭审中注意到,在王芳及李长征提交给法院的银行流水中,向王芳账户打入借款的并非李长征本人,而是一名叫张峰的出借人。

  据蒋义海提供的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笔录材料中所述,张峰是李长征的妻弟。在庭审中,张峰表示,2014年-2016年李长征让其打款给王芳,而其账户上的钱为其父所挣。

  此外,记者从蒋义海处获得了张峰在庭审上提供的银行流水。据该份流水统计,张峰账户显示自2014年7月1日至2016年9月5日出现累计贷款10笔,共计金额781万元;还贷金额自2014年8月21日至2018年1月2日计12笔,共计金额600万元,付息26.01359万元。

  蒋义海称,给王芳打放贷款的张峰,是亳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干部。因此,在被判决与王芳共同承担债务后,便开始对张峰进行举报。记者查阅亳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发现,张峰为亳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局局长。

  蒋义海提出,前述张峰流水中出现的10笔贷款中部分贷款存在疑问。这流水中的10笔贷款中存在三个账户,其中包括李长征开头为6217的账户,共存在4笔贷款;以及1005开头和6229开头的账户。记者拨打安徽农金电话,对方告诉记者1005开头和6229开头账户已经注销,属于安徽农金旗下所开账户,1005为存折,亳州农商行属于安徽农金下属。

  蒋义海提供的张峰银行流水 银行直接放款给李长征账户

  贷款流水之疑

  根据蒋义海提供的张峰流水显示,药都农商行先后将四笔贷款直接放款给了李长征账户,包括2015年11月6日,药都农商行给李长征放款了70万;2015年12月22日,给李长征放款了100万;2016年3月14日,给李长征放款了100万;2016年8月3日,给李长征放款51万。

  为何药都农商行给李长征的放款会出现在张峰的银行流水中呢?在药都农商行放款给李长征账户的同时,张峰的账户余额在同时发生了相应变化。以2015年11月6日为例,按照流水显示,药都农商行将70万放给了李长征,但与此同时账户余额显示765572.98万元,这意味着70万到了张峰的账上。

  一位药都农商行内部负责放贷人士表示,这种情况应该是属于受托支付,银行放款到了李长征账户,但很快钱又到了张峰账户上。

  所谓受托支付,指贷款人(依法设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根据借款人的提款申请和支付委托,将贷款资金支付给符合合同约定用途的借款人交易对象,目的是为了减小贷款被挪用的风险。

  一位浙江股份行人士表示,看不懂这种操作。她表示,即使是受托支付,因为银行在放款给李长征后打给了张峰,流水中也应该有李长征打款给张峰的记录,因为流水要反映其真实的情况。

  上述浙江股份行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是受托支付,贷款又是放到李长征的账户,那借款人就是张峰。银行直接放款给第三方账户,而且是如此大额的,有可能是房贷或者是基于购销合同的流动性贷款。“但是房贷的话一般就是一笔放下去,不会分这么多笔,而且按照该账户获得了351万贷款,首付30%倒推回去,该房子的价格也要1000多万。而但如果是流动性贷款,张峰作为公务人员是不可能办理的。”

  所谓流动性贷款,指的是流动性贷款是指企(事)业法人或国家规定可以作为借款人的其他组织因日常生产经营周转及临时性资金需求向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申请的人民币贷款。期限灵活,有一年期以内的短期贷款和一至三年期的中期贷款。

  “但其约束条件是企(事)业法人,用于日常生产经营周转。要么就是张峰和李长征有经营上的合作或者说是要付货款。但张峰是公务员,不可能有其他任何其他的从业,在其他任何的地方有兼职,或者是持有股份,参与从商都是不允许的。”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其认为药都农商行的贷款感觉确实存在问题,需要说明清楚这几笔到底是什么性质的贷款。

  蒋义海则告诉记者,即使可以贷出流动性贷款,但选择小银行进行贷款也不符合常理。“一般四大行的流动性贷款的利率是6厘,像亳州药都农商行这种商业银行利率要更高,可能在7-8厘,甚至9厘,但审核手续上会放松。”

  另值得注意的是,除去向银行进行借款外,蒋义海在写给银保监会的举报信中表示,“张峰向王芳转账自2014年8月6日至2018年2月24日计29笔,共计金额616万元;王芳自2014年9月1日至2017年12月4日计71笔,共计金额495.03万元。”蒋义海告诉记者,目前由于其选择申诉,前述王芳所产生的贷款已产生300多万元的利息。

  蒋义海表示,“张峰向亳州市药都银行申请贷款,所申请的贷款资料是经过药都银行审核过的,对张峰的个人身份、贷款用途也是明知的,自然知道张峰是公务员又是领导干部不可能经商办企业投资,其这么大一笔资金也不是消费贷款,为什么还要审批发放高达781万元的贷款。所以我们认为此贷款是违规发放。”

  不过,另一位股份行从事信贷方面人士表示,从张峰本人账户流水来看,其账户银行贷款在100万元左右,在几个月内归还后又进行续贷,有点像循环贷款,每个银行的产品有所区别。

  IPO仍在排队 2019年业绩下滑

  据了解,亳州药都农商银行于2012年完成农商行组建,2014年启动主板上市计划,已于2018年3月向上交所递交招股书,目前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

  此前,曾受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被调查影响,亳州药都农商银行一度被中止审查,后中止状态已恢复。除上述存在疑问贷款所衍生出对于银行信贷业务的担忧外,实际上伴随2019年业绩下滑影响,亳州药都农商银行IPO之路也仍存在变数。

  去年4月29日,药都农商行在其官网更新了2019年年报。

  年报显示,2019年,亳州药都农商银行资产规模突破500亿元,总资产具体为509.34亿元。截至2019年末,存款余额347.99亿元,发放贷款及垫款余额325.84亿元。

  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2019年,亳州药都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7.33亿元,同比下滑0.87%。营收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中间收入和投资收益的大幅减少。具体来看收入结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负,具体为-0.09亿元,去年同期为0.02亿元。同时,投资收益也进一步亏损,2019年投资收益为-1.03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45.24%。受此影响,该行实现净利润5.11亿元,较上年末缩减34.06%。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9年末,亳州药都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0.99%,较上年末下降 0.17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13.88%,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1.28%。

  至2020年三季度公司披露的情况来看,药都农商行营收有所上涨,但净利润下滑趋势仍在持续。根据wind及公司公告显示,药都农商行去年前三季度营收为15.06亿元,同比增长22.9%,实现净利润4.16亿元,同比下降25.26%。

  原标题:亳州药都农商行的借贷悬疑往事 来源:经济观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点击QQ群:229222477 中国影像网深圳群

回顶部